红杏母女娇


时间:2019/9/13 0:47:00




叮咚叮咚的门铃传入了李绿仁的耳里,「是他来了,是他来了,敖林那狗日


的真的来我家了。」李绿仁喃喃念叨心里瞬间就像被打翻了五味瓶酸、苦、辣、


咸就是没有甜。




叮咚叮咚门铃声再次响起,这次外面的人按得更加急促,仿佛正用门铃传递


自己的怒火。




李绿仁不敢再耽搁,赶紧起身开门…… 




「你来了?你来了!嗨嗨。」李绿仁弓着腰低着头讷讷道:




「怎么好像你不是很欢迎我啊??怎么这么半天才开门?」门外的男子极为


不爽地道:




李绿仁听他这么一说,吓得舌头直打颤:「怎……么会?我……我……林哥


绝对没有我对天发誓。」




「切,还林哥呢,你几岁我几岁?」男子对李绿仁扬了一下头道:




李绿仁听了男子的话后更是觉得难受尴尬。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你……你来了?」突然一个娇羞扭捏的美妇人映入男子眼帘。男子看见美


妇喜上眉梢哪里还去理会李绿仁?




「宝贝,想我不想?」男子张开双臂吊儿郎当地走向妇人。




妇人没搭话只是娇嗔地瞟了男子一眼就任他把自己搂在怀里。随即又用那媚


眼看了李绿仁一眼。




男子好似知道妇人在想什么,一把将妇人楼得更紧,还重重地在她脸上亲上


一口道:「没事有我呢。」




只这一下妇人就瘫软在男子怀里,再也顾不得李绿仁了,只娇娇地「嗯」了


一声。把头藏进男子的怀里。




男子被美妇人弄得心情大好。大咧咧地搂着美妇坐在李绿仁的沙发上。两人


你亲我热起来。




李绿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赶忙走过去,搓着手道:「欢迎林哥……林先生来


我们家做客,您要喝什么茶我去泡。」




敖林剑眉一挑道:「你说什么?」




李绿仁顿时不知所措,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




敖林把整个脊背靠在沙发上双手倚在沙发最上沿道:「你还满见外的嘛,我


们都这么好的关系了,还是你的客人呀?」




李绿仁连忙点头哈腰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




敖林用小指挠着自己的耳朵道:「我竟然不是客,那你说我是什么?」




李绿仁不知道怎么回答又怕贸然回答惹怒了眼前的男子,那表情极其精彩。


站在那吱吱唔唔了半天也说不出过所以然来。只好可怜巴巴地瞄向自己的妻子,


口里小声念着她的名字「杏沄……杏沄. 」




端坐在敖林腿上的美妇人看见李绿仁那副模样心也软了下来,毕竟李绿仁是


自己的结发夫妻,她本人也还是他李家的人。对于自己丈夫的求救也不好视而不


见,用她那娇媚眼儿望着敖林。口虽不说不过任谁都知道她正在为他老公求着情。




看见美妇人那娇滴滴的样儿,敖林心情大好,一巴掌拍向她的肥臀惹得美妇


人「啊」的一声娇呼。




看见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这样大大方方地调戏妻子,李绿仁心里那个酸呀,


偏又不敢吱声。




只见眼前的男人扬了扬脸傲然说道:「记住了,我不是客而是主。」




李绿仁听了男子的话像吃了十斤酸梅一样,估计现在给块豆腐他也咬不动了。


看见李绿仁那苦瓜脸男子怪笑两声道:「你那什么表情?难道我说得……不对?」




「哪里……哪里……林哥……不对林先生自然是主自然是主,我去泡茶,我


去泡茶。」说着李绿仁慌忙走开。




端坐在敖林腿上的美妇人,看见丈夫那乱手乱脚的狼狈样儿,扑哧一声笑了


出来站起身提着香臀,款款走到丈夫身边柔声道:「我来罢。」正要插手。




哪料李绿仁诚惶诚恐地道:「使不得,使不得,哪敢劳烦夫人。」




杏沄料想不到自己的丈夫会唤自己为夫人。一呆,还不仅反映就听敖林那嚣


张的笑声从后面传来。




「好好李兄挺上道的嘛对对你以后就这么叫,不过前面要加个柳字叫你夫人


为柳夫人才可以哈哈哈哈。」说着敖林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李绿仁见敖林高兴,像极了一只哈巴狗摇着尾巴向着主人傻笑。




柳杏沄娇嗔地白了敖林一眼似是责怪他不该这样作弄人,端着李绿仁泡好的


茶向敖林走去。




「我去炒菜。」美妇娇柔地说了一句便转身走进厨房。




是福是祸又有谁说的清?当知道丈夫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把她送给了那男


人,那一刻她连死的心都有了。也对丈夫彻底失望。但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不得不


照丈夫的话去做,不得不向一个比自己小得多的男子献出自己宝贵的贞操,以为


一辈子要沦为别人玩物的她悲痛欲绝,不过谁知道,在和那个小青年的相处过程


中她发现他并没有把自己完全当成一个玩物,慢慢的那个男人居然让她体会了什


么才是爱,她惊奇的发现她虽然已为人妻已为人母但她从没有爱过,那人世中最


美妙的情感是他给自己的。她发现原来他才是自己的初恋。




她迷醉在他的怀里,她喜欢他身上的气味,她喜欢他那雄壮的身躯,她喜欢


听他讲那些污言秽语,她喜欢在他怀里撒娇哪怕她比他大上许多。她和他在一起


时是快乐的,是幸福的她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只求他不要抛弃她。




她其实也知道那个男人是个流氓是个混蛋,但她不在乎,因为她爱他,他才


是她生命中的主心骨,他喜欢在床上摆弄她,喜欢叫她做一些羞人甚至变态的事,


有一天这个男人甚至要自己和女儿一起服侍他,她答应了因为不能把自己的处女


给他是她最大的遗憾,是她这辈子的心病。




「呀」一声娇呼从自己口里窜出,飘向远方的思绪也拉了回来,不知何时他


来到了自己身后。用他那鼓鼓囊囊的一团撞击自己的臀部,一下又一下把她撞得


身躯不住前窜。再也不能保持平衡的美妇人只好用手扶住灶缘。娇嗔道:「干嘛


呢?别闹我在炒菜呢。」




男子哈哈怪笑道:「干嘛?你女儿呢?」




「她还没放学呢,别闹你这样我怎么做菜呀?」




我今天一定要好好肏你们这两个小骚货。




「呀你坏!人家才不骚呢。」美妇人娇羞嗔道:




「不骚?屁眼儿都肏得出油来还不骚?」




「你……你说什么呢。」听到如此粗俗的调戏,美妇人的俏脸火辣火辣的。


赶紧看了看门外,这么羞人的话她自然不愿让自己的丈夫听去。




敖林的声音很大完全没有因为美妇人的老公在有任何收敛。两人的对话一字


不差地钻入李绿仁的耳里。




坐在沙发上的李绿仁拿着报纸的双手不住颤抖,他们的谈话如一记春雷劈向


自己什……什么这狗日的连……连屁眼和诗诗都……都肏了?李绿仁只觉全身冰


冷这一刻他后悔了。他后悔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和敖林作对引来这一系列的祸事,


他现在只想捶胸顿足来发泄一下心中的苦闷,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他也不


能实现。这时李绿仁突然意识到温婉柔顺的妻子和可爱无比的女儿已离他而去,


投入他人的怀抱。




这一刻妻子种种对他的好,才像一幅又一幅会动的画,映入他脑里闯入他的


心里。自己以后喝醉酒了谁来彻夜服侍我?以后谁来为我洗脚暖被?我心情不好


时谁,还会让我出气?谁还会彻夜不厌其烦地舔我那硬不起来的阳具?自从妻子


跟了敖林她再也不做小板凳了,以前我在家时妻子都是坐小板凳的,那样离厨房


近我要什么吃什么她起身快。




哎,我应该对她好一点的,自从嫁给我就没交几个朋友,更别说是男性朋友


了。也应该多买一点她自己喜欢的衣服给她的,妻子穿衣服和买衣服都是要经过


我的同意的。也从来不敢自己出去玩。妻子家里虽然不富裕不过好歹是书香门第,


人那么漂亮还能让我那么省心。这样好的妻子为什么我会瞧不起她?人不能要求


太多的,妻子没什么光鲜的背景在事业上帮不了我,但她是个好妻子好女人,为


什么不好好待她,我为什么这么贱?要把她送给那个混蛋?妻子那绝望的眼神和


女儿那怒视着自己的双眸不断浮现在李绿仁的脑海里。人只有失去了才会去珍惜


吗?




叮咚叮咚门铃声再次响起杏沄红着脸从屋内走了出来,李绿仁赶紧把头缩进


报纸里。




「你林叔叔已经来了。」美妇人对着放学回来的女儿说道:




听到林叔叔三个字美少女小脸一下红了起来,站在门口扭扭捏捏起来。




「呵呵傻闺女。」说着牵起女儿的手走进厨房。




母亲蜂腰肥臀大胸脯,女儿纤细嫩白腿儿长,一对俏生生的母女花映入敖林


的眼里。




看着这一对美丽的母女,敖林「嘿嘿」怪笑两声,自己用手就这样当着这对


母女的面,胡乱捏柔起自己的下身起来。




「呀」的两声惊叫同时从母女二人的口里叫了出来。




杏沄娇羞地白了敖林一眼嗔道:「青天大白日的就……就这样。也不知羞。」




转念一想自己这个小情人本就这个德行。不知怎的竟觉得在自己和女儿面前


耍流氓的心上人竟然有几分傻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你们去屋里玩儿,等一下就吃饭啦。」




还没等杏沄说完敖林早已抱起少女向屋里走去。




少女的双臂挂在敖林的脖子上任他抱着自己,一双大眼睛羞答答的偷瞄着敖


林,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新婚小妻子。




坐在沙发上的李绿仁都看呆了,诗诗不是……不是被逼的?这……这怎么可


能?




我妻子和我女儿难道就这样让那狗日的在……在一张床上肏?李绿仁想到这


里心里一阵巨痛仿佛被一剑刺穿了心脏。




敖林抱起少女时她那短裙藏不住那可爱诱人至极的白色纯棉小内裤。这一切


也落入了李绿仁的眼里。




我要是我要是能像他那样该多好?想着想着李绿仁那不争气的阳具居然有点


儿硬了。




由于今天敖林高兴,李绿仁把他珍藏多年的茅台拿了出来供敖林享用。一双


母女花一左一右地坐在敖林的大腿上给他喂食添酒,伺候得敖林好不舒坦。




至于李绿仁嘛只能坐在那根以前属于她老婆的小板凳上,随便夹点菜自己埋


着头吃了。




不知怎的敖林一看见李绿仁心情就大好,也特别喜欢这个苦瓜脸。「呀呀,


李兄太见外了,坐那么远干嘛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过来一起吃嘛。」




李绿仁像有二两鱼刺卡着喉咙里样,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美妇人似乎很不满她老公占用了自己心上人的时间,又为敖林斟了一杯酒娇


滴滴地送他口边,果然敖林的视线被转移过来了。敖林嘿嘿淫笑道:「用什么杯


子?」




食指轻轻撮起美妇人的下巴,美妇人俏脸一红,想来已经会意男人的意思了。


又柔有媚得瞟了他一眼,乖乖地把酒含入口里,羞答答地闭起媚眼把那红艳饱满


的嘴唇凑向男人。




美妇人的容貌其实是属于风骚野艳那一类的,如果她懂得如何勾引男人,一


个眼神一个秋波,就可以把男人钩上。




但妙就妙在她的骨子里透着一股抹不去的书香味儿。她仿佛有一种魔力,让


世间的男人都不会往那方面去想只会被她的端庄贤惠的气质和温柔所折服。像敖


林这样了男人在美妇人还没对她敞开心扉时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爱上了眼前


这个男子后,才不经意间向他流露出了那致命的一丝妩媚,只属于他的妩媚。




敖林轻轻地吻着美妇人,品尝她口里的佳酿和香舌。良久……唇分,一条银


丝连在两人唇间,美妇人注意到了这尴尬的情况。伸出红舌把那一丝粘液卷入自


己檀口里,怯怯地看着敖林。似是怕他懊恼自己连个小小的任务也完成不好,绕


了他的兴致。




「呀」美妇人惊叫一声微微向后躲了躲。




原来男子伸出了大舌头在美妇人脸颊上划过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湿痕,美妇人


一下没反应过来,被男人这举动弄得慌了手脚本能地向后缩了缩。再抬眼一看,


发现心上人满意地看着自己。




男子的举动虽然粗鲁,美妇人却一点都不恼,重新依偎在心上人的怀里。也


顾不得男子在她俏脸上留下的湿痕了。




男人和美妇人的香艳放荡的举动自然落入了少女的眼里,直看得美少女羞得


脸儿都要埋进自己的小胸脯里了。




敖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可爱至极的小丫头,拱起嘴在她小脸上放肆地又亲又


舔的好不下流。把小姑娘羞臊得只想找个缝把自己藏起来不让这个坏人找到。




敖林用舌尖轻逗弄着小姑娘的小耳垂,腻声说道:「上次叔叔弄得你舒不服?」


小姑娘听到敖林的话,连脖子都红透了。更不敢看他,在男人怀里搓着自己的小


手扭捏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小声地说了一句:「舒服。」




敖林全没有料到少女会这样回答自己,笑得更厉害。美妇人也没料到女儿会


这么回答,愣了愣随即也忍不住了玉手捂住红唇咯咯轻笑起来。




「真是个小浪蹄子」,说着又亲了亲她的小脸道:「等一下让叔叔尝尝你的


小骚屄好不好。」




小姑娘红着小脸不敢说话,怕自己又说错了话,惹叔叔和妈妈笑话。看着小


丫头这副俏模样敖林心情大好。转头又用舌轻舔美妇人耳垂说道:「这么俊的闺


女你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




美妇人微锤粉颈柔声道「你喜欢就好,你稀罕她那是她福气。 」




「你们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好好疼你们的。」敖林大笑道:




一丝甜意同时涌上母女俩心头。




「那妈妈是什么?」这时小丫头突然问道




「什么是什么?」敖林没太听出来小丫头是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那个……您刚才说我……是浪……浪那妈妈是什么?」少


女声音里充满好奇




这会敖林听出来了更笑得前仰后合,美妇人也被女儿的话弄得过大红脸。敖


林又把嘴凑到小姑娘的耳边道:「你以后就是叔叔的小浪屄,你妈就是叔叔的骚


屁眼。哈哈哈哈男人再次大笑起来。」




这会儿美妇人可不依了,粉拳雨点般落在男人身上娇嗔道:「你说什么呢?」


还有人在呢。显然是在说李绿仁了。




敖林还没来得及搭话,就听小姑娘语不惊人誓不休道:「那叔叔是大鸡巴。」


敖林一口酒喷了出来。




「诗诗!!你在哪里学的?女孩子家怎么可以说这种话?」美妇人厉声叱喝


女儿。




少女知道又说错话了赶紧把自己藏在敖林的怀里。




「好了好了这有什么,你这记性,这可是你自己教的哦。」敖林说道:




「我??」美妇人惊怪莫名。小丫头也连连点头。




敖林阴阳怪气地道:「这也怪我,上次诗诗和你一起时,你忘了?」说着凑


在美妇人耳边喃喃低语还时不时淫笑两声。




美妇人越听越羞啐了男人一口埋怨道:「我女儿都被你带坏啦。」


上一篇:大波霸秘书 下一篇:朋友的骚B女友